Pixnet - zoewangiu

關於部落格
搬家辛苦了,謝謝!








var isArticle = false;
if (document.URL.indexOf("/article/") > 0)
isArticle = true;

if (isArticle)
{
if (window.attachEvent)
window.attachEvent('onload', init);
else
window.addEventListener('load', init, false);
}

function init()
{
// "Content" 是文章的主要區塊
var CONTENT = document.getElementById("articleBlock");
var DIVs = CONTENT.getElementsByTagName('div');
for (var i in DIVs)
{
var x = new String(DIVs[i].className);
if (x.indexOf("post_info") == 0)
{
DIVs[i].innerHTML =
document.getElementById("divAdSenseContentScript").innerHTML + DIVs[i].innerHTML;
break;
}
}
}
  • 100233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鋼鍊 / 012 " 結婚(上),拉黑

夜深了,月亮爬上窗戶。 冷冷的光線灑在枕邊人的臉頰,他凝視著。 自己因為公事也好一陣子無暇這樣靜靜看著她, 不知不覺中,妻子的臉似乎又蒼老了些。 在他心中卻仍是美麗的,不只是容貌,更是那一路陪自己走來的溫柔。 那些在因掙扎而驚醒的夜中,妻子溫暖的懷抱…… 布拉德雷側枕著自己的左手臂。 「金,怎麼了?還不睡呢。」他睡眼矇矓的妻輕聲問著。 「沒什麼,想事情而已。」 「國家大事就別想了。晚了,讓自己好好休息,嗯?」 她輕柔地將丈夫的頭抱入自己的頸窩,若有所思地眨了眨眼。 「嗯。」閉上眼,摟緊了妻子的腰,貪婪地享受平凡的幸福。 「不論未來發生什麼事情,都要記住我愛妳,懂嗎?」 女人怔了怔。 「怎麼突然說這麼奇怪的話?發生什麼事情了嗎?」 「不……我不要你知道那些奇怪的事情。」布拉德雷摩蹭著妻撒嬌。 「就算全世界都是個騙局,我愛妳,永遠是真的。」 只有在心愛的人面前,他會像孩子一樣講這些幼稚的話。大總統,這樣呼風喚雨的人物,卻把妻子的臂彎當成唯一的避風港,想來也可笑。所以布拉德雷不去想,只願享受單純沒有過多外界眼光的幸福。 「金,我一直想問你……為什麼會愛我?」 出乎意料,頭頂傳來妻子納悶的聲音,還帶著一點哽咽。 「因為你可愛。」他倆深深笑著,眼角的細紋說明了牽手走過的一切。 夜深了,布拉德雷做了一個夢。 一段甜美到令人心痛的過往。 ※ 「身為人類大總統,沒有妻子怎麼像話?」擁有黑色長髮的女人說著。 女人胸前的銜尾蛇印記和布拉德雷的右眼相同。 「讓拉斯多來當大總統夫人就好啦,真麻煩。」 恩維一付沒好氣的說著,盯著剛誕生,外貌不超過三十歲的新兄弟拉斯。 對於自己有如此方便的身體卻不受器用,反而讓這個比自己小了四十來歲的小鬼頭當幕前大總統之事,恩維一直很不滿。 「妻子的事情,讓我自己做主吧。」 拉斯有點怯懦的聲音在赫蒙克魯斯會議中響起。 「你說什麼?!」色欲不解地看著拉斯。 「喂,你有沒有搞錯啊,這種重大計畫哪是你能說了算的!」 「父親大人把如此重責大任交給你,你還想亂來嗎?」恩維揪住拉斯的衣領,眼睛中佈滿了憤怒的血絲。 「哼,忌妒是嗎……放開我。」 「你這混蛋!」恩維正要一拳打下去,卻被普萊德叫住。 而他們的父親捏了捏眉心,有點無奈似的說著: 「就讓你自己做主吧,妻子的事情。」 「咦?」恩維傻了,瞪大眼睛看著父親。 「不讓他體會一下人類的互動,到時候被起疑心就糟了。」 「妻子這件事情你做主吧,往後事事要聽組織的。」 「是。」 ※ 夢並沒有太長,早晨的光線打斷了布拉德雷的回憶, 今早妻子沒有早起離開被窩整理家務,卻很反常的待在他的懷中。 「你醒了。」妻子拉開一小段距離,輕輕吻了布拉德雷的額。 「……早安?」 「早安,我覺得昨晚你有點不對勁,就想多陪陪你。」 「今天傑利姆說想休息一天,我就讓他去院子裡玩了。」 她一氣呵成地解釋了布拉德雷所有的疑問。 「你也休息一天吧,我看你累壞了。」 「謝謝。」他緊緊抱著唯一屬於他的妻。 「等等我陪你出去散散心吧,你心裡有事,騙不了我的。」 妻子溫柔的笑了,便起身打扮。 「我去看看傑利姆。」他穿上了簡便的西裝,便向普萊德的方向走去。 「怎麼好好的突然說要休假一天?」拉斯盯著普來德。 「沒什麼,反正這國家遲早要滅亡,一天不理國政也不會如何的。」 「倒是你,既然挑選了這個妻子,就好好陪她吧,來日無多了。」 「都這樣欺騙她了,還有什麼陪伴可言。」拉斯冷笑著。 「沒辦法,把事實告訴她她會瘋掉吧。」 有著傑利姆外表的原罪不以為然的應付著。 「我真是個可悲的人啊,連無知的權利都沒有。」 「拉斯,你還是別再講這些背叛組織的話好。」他轉身招了招手, 「今天就讓你輕鬆吧,我不會跟著你的。」留下了這樣的話,便消失在黑暗中。 他覺得奇怪,平日總是盯他盯的死緊的組織怎麼會突然鬆口了? 突然像是意識到什麼似的,拉斯轉過頭看著背後房舍裡傳來的詭異目光。 空無一人。 「是誰?」他手握住劍柄,有點憤怒的瞪著房舍因漆黑而看來像鏡子般的玻璃窗。 「出來,不是說今天不打擾我們了嗎?」語畢,那陣讓他不自在的目光消失了。 不出多久,妻從廊邊走了出來。 「金,怎麼出來這麼久?傑利姆呢?」 他立刻收起劍,帶上微笑看著妻子。 「剛走遠了,說是去冒險,不用擔心他。」 他抬起了妻的臉龐,在她唇上落下一柔柔的一吻。 「今天只有我們兩個。不是大總統和夫人,是一對情人。」 妻的表情由錯愕轉為些許尷尬,應了應布拉德雷,便挽著他離開了官邸。 她緊緊咬著的下唇和泛紅的臉頰,複雜的情緒在腦海裡亂竄。 窗台上幾對眼睛目送著他們離開官邸。 「我們真的不必跟去嗎?」 「不必。」 「可是好像很有趣的說……」 「我比較擔心的是,拉斯不會出問題吧?」 「放心,還有恩維呢。」 -- 呼哼哼,拉和黑這兩隻本來只在電視版萌, 不過今天終於被我找到漫畫版的萌點了,哈!XD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