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ixnet - zoewangiu

關於部落格
搬家辛苦了,謝謝!








var isArticle = false;
if (document.URL.indexOf("/article/") > 0)
isArticle = true;

if (isArticle)
{
if (window.attachEvent)
window.attachEvent('onload', init);
else
window.addEventListener('load', init, false);
}

function init()
{
// "Content" 是文章的主要區塊
var CONTENT = document.getElementById("articleBlock");
var DIVs = CONTENT.getElementsByTagName('div');
for (var i in DIVs)
{
var x = new String(DIVs[i].className);
if (x.indexOf("post_info") == 0)
{
DIVs[i].innerHTML =
document.getElementById("divAdSenseContentScript").innerHTML + DIVs[i].innerHTML;
break;
}
}
}
  • 100262

    累積人氣

  • 1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夢見自己是攻!(爆)

先來說大概為什麼會做腐夢好了。(大笑) 因為「笑顏の法則」這部戲,開始愛上了日劇, 並且愛上了阿部寬這個男演員。XD (大叔王道!) 所以就啟動腐雷達搜尋阿部演出的萌片... 首先看了不能結婚的男人,阿部和小健都超可愛!XD 而且明明是男人和公狗還能搞曖昧。(毆打) 其他幾部映畫和 Drama 都是和女人搞曖昧啦, Hero、龍櫻、超時空泡泡機、大帝之劍(這根本就是搞笑片吧)... 除了Hero裡面和八嶋智人有一集曖昧情節、 和勝村政信有一個差點Kiss到的鏡頭外, 好像都沒啥萌點。(雖然那兩個就滿大了XD) 最後終於找到了「YAHSA (夜叉)」這部大腐片, 超完美的主從配啊啊!愛到深處無怨尤不過就是這麼回事!>///<   然後根據黑崎健 (阿部寬) 和有末靜 (伊藤英明) 的互動... 嗯好吧,我承認阿部Ken是攻。XD 前幾個禮拜在小B版的誘惑和裏雪兒分享下, 追了兩部陰陽師電影... 源博雅 (伊藤英明) 和安倍晴明 (野村萬齋) 這兩隻根本就是閃到爆!XD 野村這隻是很有趣的人物。 第一次認識他是在羅林哥的相簿裡看到照片, 那時候也沒有特別覺得怎麼樣,就是個矮矮的日本人。XD (毆) 後來呢,歷史課要「畫」報告,主題是日本帝國的興衰... 我回到家坐在書桌前想很久不知道要畫什麼, 上來寫日記的時候突然野村的照片就從我腦袋裡跳出來。XD 我就在MSN上跟羅林說,我要畫傳統日本 VS. 現代日本, 也就是要有同一個人穿和服和西裝,所以跟他要了幾張萬齋的照片。 羅林哥大概也趁機推廣(?) 一傳就傳了整包rar給我!XD 然後呢我就拿萬齋師當模特兒畫了好幾張連環圖... 當然那些東西最後被老師收去了一直沒有還我, 所以羅林要找我伸作品我也遲遲沒給他。囧 後來呢作業結束野村也被我拋到腦後啦, 直到之前看陰陽師... 陰陽師真是陷阱啊,看了兩回我也變成萬齋中毒者了。XD 晴明怎麼可以那麼可愛!男人為什麼可以有如此美色!(拍桌) 萬齋師穿女裝跳舞那段真是讓我大爆炸了。XDDDD 晴明貓和博雅犬的互動實在是腐到不行, 外加尚野村本身散發的氣質真是讓人分不出情明和萬齋, 所以就私定下野村是個受了。(對不起!=口=!) 看我如此費心介紹阿部和野村就知道這個腐夢的主角是他們倆個啦。(毆死) 另外,我在標題說了我夢到自己當攻了吧... 沒錯,我夢到自己是阿部!(挺) (雖然我身高差了三十幾公分...) 至於野村,因為身高差的關係,(我在夢裡是189cm喔,哇哈哈!) 很理所當然的就是那種很容易讓我抱來抱去的小貓ˇ 故事主軸是最近在追的BL歷史小說 (因為故事背景的糖廠剛好是我念國小地方, 後來也有牽扯到雄中雄女,所以就很歡樂的追了。XD) 「高雄故事 さよなら、東京」 不過只有故事主軸很像,是一對「友達以上戀人未滿」的好友, 因為台灣光復日本海軍被大陸海軍趕回日本去,而必須分離的最後聚會。 不過角色設定有些許不同!! 好啦,介紹完畢。好長的介紹。XD 以下是短短的夢境本身: 我是上田次郎,優秀的物理學家,世界上沒有難不倒我的謎題。XD 在台北帝國大學 (現台大) 教物理,坐在後面的那位平胸是我的助教山田奈緒子。 我三十八歲、單身、沒交過女朋友,倒是有一個令自己很在意的男生。 那傢伙從小就接受嚴格教育,是我在東京帝大的戲劇社認識的,小我幾歲。 大學時我修物理、他修船隻建造,所以在一些工程物理上還算談的來。 因為他長得白白淨淨、五官端正、身材嬌小,常常被欺負, 所以我常常下意識的衝上去保護他, 久了開始對他產生了「一定要保護這傢伙」的念頭。 我們社上有一場話劇是演陰陽師,他正好扮演女祭品跳舞, 然後我煞到他穿女妝跳舞的模樣,因為他是大正妹!XD 那個人叫做野村京智。(野村萬齋+兒玉京智,我做夢真是...XD) 畢業後我來到台北帝大教物理,和京智一直都寫信來往, 他後來才告訴我他繼承父志加入帝國海軍造艦部, 過不久後會被調到台灣來守基隆港。 (京智:我要去高雄港!東興咧!東興怎麼辦!) (東興:這是她的夢...(攤手)) 過了不久野村真的來了,然後我們兩個就一如往常的嘻嘻哈哈、 聊物理、戲劇、然後我看他變法術努力的想破解,卻怎麼也破解不了。 ( 陰陽師 vs. TRICK ) XD 有時候他會難過的來找我,說在海軍裡被人家欺負, 我就會留他在家裡過夜,然後把他摟在臂彎裡安慰他。 (啊啊,我在夢裡好幸福) (〃▽〃)~♪ 過沒多久日本打敗仗,美國讓中國領回台灣, 駐台日軍全部退守,而且日台人民沒有特別通行證不能渡海來往。 野村要走的前一個晚上,到我的公寓來找我, 那時候我正在看書聽收音機,他一進門就俯跪在地上: 「對不起,台灣守不住了,我明朝必須離開。」 (妙的是全部日語,我應該聽不懂,可是我知道他的意思。囧) 然後我心疼的看著他:「不是你的錯...別這樣。」 (嗯對,照理來說我也是講日語。囧) 「對不起。」 「快起來,這樣我好難過。」 「我很想任性地跟你說,因為你在這裡,所以我不想離開、不想撤軍。」 「可是這樣的自己很沒有用、你一定會討厭的。」 「但是這些話或許永遠沒有機會跟你說了,所以就算你厭惡我也無所謂了。」 「笨蛋。」 「上田?」 (嘎,我的夢好錯亂啊!(抱頭)) 「每次你來找我訴苦的時候,我有露出過厭惡的表情嗎?」 「沒有......」 「那麼以前不會、這次也不會、未來也不會。」 「不要再自責了,戰爭不是你開始的,也不是你結束的,都只是洪流罷了。」 「可是我真的不想離開你。」(哽咽) 「過來,大笨蛋。」 然後我把他攬過來,用左手像抱小嬰兒一樣的讓他的頭枕在我的手臂上, 把臉頰靠在野村的頭髮上輕輕蹭著。 「以後再也見不到了嗎?」我問。 「我怕......」 「那讓我吻一次,可以嗎?」 「嗯?」 「反正,是最後一次了。」 「......好。」 他閉上眼。 我低頭往他嘴唇壓下去,溫暖、柔軟, 感覺男生的嘴唇應該不會像這樣... 然後... 第二個鬧鐘響了,我就醒了。=_= 可惡,偏偏在最棒的 Moment 啊啊! 然後從「把他攬過來」那邊開始,整個夢就好清晰! (我在想,應該是因為那之前第一個鬧鐘有響, 讓我的精神狀態超微清醒了一點,所以我可以控制夢。) 而且有觸感! 把野村抱在左胸的溫熱感和觸感、 臉頰在頭髮上磨蹭的感覺、 還有 Kiss 的感覺 (雖然只有嘴唇壓到。囧) 總之整個就是超幸福的夢啊!>//////<  我最萌的兩個日本俳優接吻,嘎嘎!(灑花) 可惜要上課不然我一定會把這個夢夢到完。O_Q (謎:所謂的夢到完是指...?) -- 啊,雖然在這篇說有點不合適, 不過へん生日快樂!XD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